“錫南王”餐飲設備落馬記

  ——雲錫莊臣集團董事長雷毅受賄案調查
  文_本刊支票貼現記者  龍在宇  發自雲南紅河
  位於滇南紅河州長灘島個舊市,是座風光秀麗、氣候宜人的小城。群山環抱、碧波蕩漾的金湖鑲嵌在城市中心,湖光山色交相輝映。年平均氣溫16度,冬無嚴寒、夏無酷暑,四季如春。
  這座小城還有一個響亮的名頭:世界錫都。新中國建立後,個舊的錫產量,約占全國錫產量的70%以上。總部位於個舊的雲南錫業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信用貸款(以下簡稱雲錫集團),其前身為光緒年間清政府建辦的個舊廠務招商局,被譽為大西南工業文明的搖籃。如今,這家企業是雲南省重點培育的十大企業集團之一,旗下坐擁兩大上市公司,它還是世界錫生產企業中產業鏈最長、最完整的企業,在世界錫行業中排名第一。
  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小城涼爽依舊。但小城裡那個如龐然大物一般的錫業帝國,卻變得煩躁難安。集團董事長落馬,多名高管職務變動,風波延宕至今……
  生日宴會上被帶走
  在雲南個舊,無人不曉雷毅的大名。
  雷毅是個舊本地人。22歲加入雲錫集團後,歷任雲南錫業研究所副所長、個舊選礦廠廠長,錫業股份總經理、雲南省政府副秘書長、玉溪市副市長、雲南醫葯集團黨委副書記等職。2008年初,時年46歲的雷毅成為雲南雲錫集團黨委書記兼董事長。
  個舊是縣級市,論行政級別,官居正廳的雷毅比當地書記、市長都要高。說起“財大氣粗”,其他人更是不敢望其項背。在這座小城,雷毅擁有令人生畏的權威。他在這裡發出的指令,甚至可以影響全球錫業市場。
  一名熟悉雲錫集團高層情況的人士告訴《廉政瞭望》記者,雷毅作風強硬,酒量大,煙癮也大,平時還特別喜歡釣魚。一次飯局上,雷毅曾向周圍朋友感慨:“個舊雖說是個小地方,但比起在昆明,舞臺更大了。不管當副市長還是副秘書長,都只是個執行者,和當一把手是兩回事。”
  今年7月初,是雷毅51歲生日。此前的5月17日,雲錫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錫業股份完成了定向增發,募資40.77億元。心情不錯的雷毅,生日當天招呼了一幫朋友到家中聚會。觥籌交錯之間,紀委的辦案人員突然出現,並將宴會的主角帶走。
  7月4日,個舊當地論壇上出現雷毅被“兩規”的帖子,在雲錫集團內部,“老闆出事了”的消息也不脛而走。次日上午,錫業股份臨時停牌,公告並未宣佈停牌原因,只是稱有重要事宜即將披露。當日下午,雲南省紀委通過新華社雲南分社的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雷毅因嚴重違紀,正在接受調查。7月6日,錫業股份發佈公告,稱由副董事長高文翔先生履行董事長職務。7月8日,錫業股份復牌後大跌8.74%。
  雷毅被“兩規”前後,雲錫集團內部多名高管的職務出現變動。甚至已經退休的雲錫集團前任董事長肖建明,也再次進入人們視野。現年66歲的肖建明,1998年初進入雲錫集團,長達十年時間里,集雲錫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上市公司錫業股份董事長職權於一身。2008年,雷毅接任肖建明職位,肖建明轉任省人大財經委副主任。據稱在雷毅被查之前,肖建明出國“長期旅游”。
  從目前狀況來看,雷毅在企業內的口碑並不好。有多名企業員工告訴記者:“肖建明起碼實現了企業的扭虧為盈,到了雷毅手上,卻在不斷虧損。”
  關於雷毅落馬的原因,雲錫集團內部曾流傳有多個版本,包括指其包養多名情婦、長期去澳門豪賭等等。雲南省紀委近期的通報中,明確點出了雷毅的生活作風問題,但對於其是否參與賭博,未做提及。
  採訪期間,記者曾致電目前正主持雲錫集團工作的副董事長高文翔,高文翔在電話中表示:“一切以紀委的通報為準,我也不知道太多。”
  多元化進程敗筆不斷
  雷毅執掌雲錫集團之初,頗有些臨危受命的意味。彼時,全球金融風暴肆虐,伴隨國際有色金屬價格大跌,企業業績大幅滑坡。
  上任之後,雷毅為雲錫集團開出了藥方——多元化。此後,雲錫集團大舉進軍地產及新能源領域,屢有大手筆投資。隨著房價的攀高以及2009年錫價的回升,雲南錫業的經營出現起色。在2009年雲南錫業的一部公司形象宣傳片中,雷毅所倡導的多元化發展舉措就被重點提及。
  可如今的事實卻證明,多元化發展,並未讓雲錫集團擺脫困境,倒極有可能讓雷毅身陷囹圄。
  據檢察機關通報,經初步查明,2008年至2013年,雷毅利用職務便利,支持和幫助北京國教集團董事長李洪濤、深圳國信證券公司投資事業部經理楊健、香港柏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乾峰及玉溪今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薑中雲在和雲南錫業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業務往來中謀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員行賄款物摺合人民幣1500萬餘元、港幣85萬元。
  “這些披露的問題,全部涉及企業的多元化業務。”雲錫集團一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幾年錫業生產並不賺錢,企業的經營業績一直不佳。但雲錫集團憑藉自身的地位,能夠源源不斷從股市、銀行弄來錢。手握大筆資金的雲錫集團進行多元化擴張,也讓雷毅手中的權力含金量進一步增加。
  雷毅與北京國教集團董事長李洪濤的交集,就發生在企業多元化擴張過程中。在2008年12月雲南大學滇池學院董事會第9次會議上,李洪濤擔任滇池學院董事長,而雷毅出任滇池學院名譽董事長。至2009年9月,滇池學院有勵德公司(前身即為北京國教集團)和雲錫集團兩家股東,前者占55%的股權,後者占45%的股權。
  雲大滇池學院是雲南省第一所公有民助的新型綜合性本科學院,發展前景看好。雲錫集團投資該學院,一度也被認為是多元化擴張的成功嘗試。可在2009至2010年間,雲錫集團手中持有的45%股權卻被悉數轉讓到勵德公司名下。
  昆明商界一名人士分析說,如果說李洪濤涉嫌向雷毅行賄,那麼很有可能就是發生在此次股權轉讓中。雷毅通過自身的影響力,將一個“錢景”看好的項目低價賣出去了。據說當初想收購雲錫集團手中股份的大有人在,李洪濤的出價也並非最高,可後來還是由他勝出。
  除了低價賣出,還有高價買入。雲錫集團一名內部人士介紹,金礦並非雲錫集團的傳統業務,企業在多元化擴張中,曾出高價收購幾座金礦。收購之後發現根本無礦可開,雲錫集團損失巨大。據稱購買金礦時,管理層多有異議,但雷卻不為所動。
  據瞭解,雷毅的多元化戰略中有很多敗筆,最後都成為集團的包袱。到了今年上半年,雲錫集團在A股的上市公司錫業股份竟出現9.65億的虧損。
  “雲錫做錫礦做了一百多年,成本管控已經很成熟。而且今年國際錫價也比較平穩,沒有大跌,為何企業還會出現巨虧?”雲錫集團內部曾有人議論,虧損這麼大絕對不是因為主業出了問題,而是在多元化的幌子下,有人為因素才造成企業巨虧。
  員工燃放爆竹慶祝
  雷毅留下的,無疑是個爛攤子。
  一份今年7月由權威機構發佈的評估報告顯示,2012年,整個雲錫集團全部債務從上一年度的205.33億元上升至300.23億,2013年一季度,雲錫集團總資產520.46億元中,負債420.76億元。
  更要命的是,420.76億負債中,短期借款高達273.82億元。對於雲錫集團來說,當務之急就是去找一筆錢來救急還債。
  所幸的是,雲錫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錫業股份在今年5月完成定向增發,募資40.77億元。據悉,今年上半年,雷毅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找錢上面。雲錫集團內部刊物《雲南錫業》曾報道,今年3月份,雷毅帶隊奔赴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與投資者進行一對一交流,爭取買方機構支持。融資成功後,雷毅還參加了昆明、個舊兩地的投資者交流會。
  雲錫集團內部甚至還流傳著另一種說法,雷毅早就被盯上了。只是對於資金鏈緊張的企業來說,完成融資是迫在眉睫的事。相關部門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在定向增發完成後採取行動。
  雷毅被“兩規”的消息傳開後,一些雲錫集團的員工甚至燃起爆竹,網上發帖以示慶祝的更是不在少數。據云錫集團員工介紹,這幾年,雷毅以減員增效的名義,砸了許多人的飯碗,大家心裡肯定有怨氣。
  還有一些雲南商界人士表示,雷毅這人不怎麼“講規矩”,有時收了錢還不辦事。那些送出錢最後卻打了水漂的人自然懷恨在心,早就開始向紀委舉報。
  9月25日,雲南省人大通過表決,確認許可對雷毅採取強制措施。省檢察院在報告中稱,除已經通報的問題外,雷毅還涉嫌其他重大犯罪事實。為徹底查清雷毅的犯罪問題,需對其採取法律相關強制措施。
  雷毅落馬了,但他身後的雲錫集團依舊前途未卜。
  採訪手記:小城大企
  雷毅喜歡釣魚,他執掌雲錫集團的五年時間,不少人費盡心機,只為能邀請雷總垂釣一次。個舊市郊有一處農家樂,據稱是雷毅經常垂釣的地方。這裡的裝修十分普通,但收費卻比其它地方高出50%。記者曾去這處農家樂探訪,裡面的工作人員一聽說“雷毅”兩字,便將記者送出門。
  在小城個舊,雷毅的影響無處不在。他是這座城市裡行政級別最高的官員,他統帥企業的經濟產值,遠超過這座城市的GDP。
  但小城的交通並不發達。從個舊到距離最近的昆明機場,起碼需要4個小時。這裡不通鐵路,也沒有高速公路。有人曾動過“遷都”的念頭,但無論肖建明或是雷毅,對此都不熱衷。
  雷毅曾在多個公開場合說過,“我是個舊人,我喜歡待在個舊”。雲錫集團的一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話並不全是場面話。到了昆明,雷毅幾乎每天都會碰到領導,在個舊,他就是當之無愧的領導。
  這種環境中,雷毅受到的監督可想而知!
  雷毅在雲錫集團,擁有無可置疑的權威。據介紹,一般副總級別的人物,稱呼雷毅時叫雷總,其他下屬稱呼雷毅,一般都叫“老闆”或“老大”。雷毅對下屬也很不客氣,他發脾氣罵人時,上下三層樓都能聽到。
  雲錫集團一名員工介紹,一批工人因與雲錫集團有勞務糾紛,雙方曾對簿公堂。雷毅得知情況後十分火大,在辦公室高聲吼道:“這些叫花子,給他們一點錢,叫他們不要告了。”
  雲錫集團的一名老員工說,錫業生產是夕陽行業,企業走多元化發展,本來無可厚非。關鍵是雷毅的權力太大,根本沒人能監督他。幾億元甚至十幾億元的投資,雷毅都能主導。外面哪個老闆能攀上雷毅的關係,就能躺著賺錢。
  昆明理工大學一名教授告訴記者,雲南特殊的歷史文化原因,造就了許多像雲錫集團這樣的企業。它們都是龐然大物,級別很高,但卻又偏居一隅。當地監督不了他們,省里的監管有時又顯得鞭長莫及。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周潤發

qdfrnqh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